香港电影的堕落,就是从不会说话开始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又一部看得尴尬症频频发作的电影。

清明节后第一片(骗)——
《我的特工爷爷》


洪金宝自导自演。

看剧情——

退休特工复出,横扫黑帮,勇救女孩。

这标配听上去不是中国版《大叔》,也是华语圈《飓风营救》。



谁知道是一场99分钟,关爱阿尔兹海默症的公益宣传片



坦白说,Sir是冲着洪金宝去的。

他曾是香港八十年代电影“最大的招牌”。

影评人魏君子曾说:

吃年夜饭可以把电影界所有人都请来。

1986年拍《富贵列车》,几乎所有香港片场都停工,明星们都跑到洪金宝这里客串。



《警察故事》里成龙从商场顶往下跳那场戏,没人敢喊开机跳,只有洪金宝能。



而且,他还拿过金像奖影帝——

两次!



《提防小手》《七小福》

但在《特工爷爷》,影帝把奖杯落在家里了。

从头到尾只有一个表情——



看见女孩之后的欣慰:



女孩失踪后,愤怒地质问反派流氓:



在医院听到自己病情:



对镜忆往昔:



尤其是这个看不到半点杀气的挟持表情:



如果太浮夸作不来:



《大叔》

起码得让观众感觉到吧。



整部片,洪大哥单靠嘴演戏了——

除了张嘴、微张嘴,微微张嘴,没了。

年度最面瘫表演,get。

曾经的洪金宝,顶尖武指,动作巨星。

“最灵活的胖子”。

10次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武术指导,3次获奖。

《叶问》,他帮甄子丹设计了一个打十个。



《叶问2》,亲自上阵和甄子丹圆桌对决。



动作片历史绕不过的经典。

《特工爷爷》里,他找来“七小福”。

但你别指望元华们动手。

他们真的只是来打个酱油。



打戏只有两场。

可以看出在模仿《飓风营救》一招致命的关节技。

爆头、断手、锁喉。



但招数明显过于单一。

大吼一声,往前冲,小匕首往前伸,手臂被折断——

歇菜。



其他人,均复制以上模式。



难怪有网友说:
拍成这样简直是欺诈!


Sir原以为能看到秘密高手,带领各路老江湖,花式吊打小混混。

结果是摇晃手持摄影+莫名奇妙慢镜+老爷们在喘气。



大哥已老。



只能说,豆瓣5.5,真不冤。



但以上这些,还不是最让人尴尬的。

最尴尬的是——

分裂错乱的人物身份

电影背景设定在中俄边境,大东北。



洪金宝刷脸请来徐克、麦嘉、石天几个港片熟脸,演路人。

三人往路牙子一坐,叼着烟斗、眯着眼。

有范。



就在Sir快要找回那么一丁点港片情怀时——

麦嘉开口了。

东北话!
有钱呗


那一瞬间,Sir穿越去了赵本山小品现场。

看着这班曾叱咤香港影坛的大哥,连普通话都说不准,还要操着蹩脚的东北话,呗呗呗。

真的让人屁股发烫,想赶紧离座。

有这种感受的,不止Sir一个。

港台明星东北味,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



粤语版,口音槽点没法吐。看着一群香港人冒充东北镇民真心别扭。



如果你以为这只是国语版问题——

那请试想,东北街头,三个老爷子开口闭口,全是粤语。

岂不更违和?!



是不是在香港电影人眼里,黑帮,就是东北特产。

《澳门风云》——

电影开头,香港,大排档。

黑帮闹事,张口闭口就是“憋整事儿”,“少扯犊子”。



牛逼——



王晶是最爱“方言梗”的香港导演。

没有之一。

《澳门风云2》让机器人“傻强”说四六不靠的四川话。



《澳门风云3》,罗家英(祖籍顺德)又操起生硬的天津口音。

这种基于刻板印象,强行硬套的“口音”,抱歉,除了频频发作的尴尬,我们实在笑不出来。



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客气地说,香港电影的衰败,就是从“不会说话”开始——





魏君子曾采访上译厂著名配音员冯雪锐。

他举过一个例子。

《纵横四海》有场猜谜戏。

粤语台词是:陈宝珠亲了李香琴一口。



谜底是“香口猪”。

因为陈宝珠和李香琴都是港星,非香港地区观众听不懂。

直译没有笑果。

于是冯雪锐在配音时,把这段改成当时内地流行的一个笑话:

大家轮流上厕所。

打一个城市的名——伦敦。

这是一个必要的“艺术再创作”过程。

好电影,从来都是无数精心打磨的好细节叠加而成。

细节控李安尤甚。



因为《卧虎藏龙》面向全球发行。

他找了三个编剧——

王蕙玲、钟阿城、詹姆斯。

每一句台词,都在中西方语境,不停调整。

玉娇龙在竹林里骂李慕白:“你们这些老江湖,哪里见得到本心!”



剧本里“老江湖”原是“老酱油”,北京人骂人“老混混”。

但除了老北京没人知道, 改了。

玉娇龙上馆子叫菜,张口就来。



跑堂的说:“要到大馆子才有”。



一句话就点出玉娇龙大家闺秀的身份。

在今天的合拍片,这种用心,近乎绝迹

《大搜查》的谷祖琳,一个香港警察,卧底当大陆人。

在片子里操着一口漏风的北京话。



傻子都不信好吗?!

《春娇与志明》。

国语版不少笑话粗暴“直译”粤语。

普通观众根本get不到笑点。

比如郑伊健对余文乐道歉:“唔好意思,夹咗你条菜”。



粤语里,“菜”指代女朋友。

这是句双关语。

潜台词,我泡了你女朋友。

但国语版中,被直译成“吃了你的菜”。



不仅“贱”味全无,还让另一句回应,“本来就是你先夹”显得没头没脑。

同理还有粤语版那句“粉红色**,可遇不可求”。



国语版变成“粉红色葡萄,可遇不可求”。(但字幕不变)

就让不少内地观众懵逼。



我们不能要求所有港片都像《卧虎藏龙》。

但在北上求财,信达雅地“翻译”笑点,保证效果,这不过分吧。

我们也不能要求香港演员都能操一口流利普通话(方言)。

但找一个跟演员形象匹配的配音演员,把口型对上,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吧。

不提表演,摄影,美术,甚至故事。

好好说话,是观众对一部电影,最起码的要求。



如果这都做不到——

Sir强烈建议给这些剧组,每人发一瓶——
雅哈咖啡
它能治好肖骁的矫情病。



解决邱晨失声的尴尬。



帮女王马薇薇赚通告。



连这些妖冶狂妄的奇葩,都被雅哈咖啡治得服服帖帖。

每一句话都像赞美一样,入心入肺。

更别提让普通人学会说话,好好聊天了。

来吧,戳阅读原文,让三大奇葩,教你如何——

好好说话。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