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 你给我的梦

每一个梦都是最离奇的故事,每做一个梦都仿佛经历了另一个世纪。...





南山原本很少做梦。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总是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愿意醒来。
曾经多年来持续做一个同样的梦,一醒来就忘记所有的内容,但是每次梦到,都可以肯定是同一个。就好像多年不见的朋友,路过时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梦的内容总是混乱的,又是有序的。

而梦里那些陌生又熟悉的人,总是看不清脸,记不住名字。

一个梦就像是另一个时空,梦的结束,就是生命的结束。在梦里经历了一生,而一旦醒来,就有可能再也遇不到也想不起梦里的人。就像是经历了轮回喝了一碗孟婆汤,睁开眼的瞬间,记忆仿佛海潮一般向地平线不断退却。
南山记忆里,有一个很久远的梦,多年来持续着,后来却不见了。

大概随着年龄的长大,有些想法变了,梦也就丢了。

回想起来,只记得仿佛无数个球体肆意滚动不停,摩擦地面,压过头顶,发出尖锐的让人颤抖的声音。有时候会怀念那个梦,因为它跟随了我大约四五年光景,虽然可怕,但总熟悉。
南山的梦很复杂,除了重复的梦,还有连续的梦,带有记忆的梦,可以驾驭的梦和无法改变的梦。

有时候像是电视连续剧一般,一连两三天都活在一个梦里。大概是那里的一生太长,还不能一夜就过完。

有时候又像是拒绝了孟婆汤,接受了一场复活,拔腿跑回一个曾经流连过的梦里,去寻找那些熟悉的痕迹,却只能一无所获地醒来。
有时候会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突然知道可以随心所欲,就干脆赋予自己飞翔和隐形的能力。

有时候又被丢到一个回忆里,在梦里也没有办法去做到曾经无法做到的事情,只能呆在原地。
有的梦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有时候会怀念,有时候会痛苦。
南山梦到过自己是一个婢女,第一次穿上金色的裙子,在一次宴会上依次给各位大臣送茶水,却一不小心踩到裙子,摔了茶杯,幸好被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伸手扶起。

梦到过人有一双会变色的眼睛,蓝眼睛的时候温柔,红眼睛的时候却暴虐。

梦到过一会儿在沙漠里受冻,一会儿在冰川上暴晒,一会儿在车水马龙中吓得钻到卡车车底。

梦到过反复梦到的人,终于在梦里鼓起勇气问了他的名字,却在醒来的一瞬间忘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地梦到身边的人。

梦到和去世的人聊天,梦到重要的人死去。

不论内容如何,醒来总是痛哭着,继而欣慰,继而平静。

有时候会想,为什么人会做梦。

现实大概有很多装不下的东西。有规矩有常识,观点总要鲜明。情感无处安放,会不小心从心里漏到梦里,然后偷偷洇湿枕巾。

梦大概,是一个混乱的小世界,而南山独自处在它的中心。
每一个梦都是最离奇的故事,
每做一个梦都仿佛经历了另一个世纪。
梦是最私人的时空,不该被轻易辜负。
-好梦-
南山原创,转载请注明

图/花瓣网

  • 用微信扫一扫关注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