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的谢娜:快乐是个力气活儿

 

没有人的快乐是一种罪过。...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986 篇文章


我们《女人30+》节目,第六位嘉宾,是主持人谢娜。

我们跟她聊了聊:生子、事业瓶颈和困惑。

今年,她 38 岁了。

加上这几年做了妈妈,有人会直接跟她说:

“你不要再整天嘻嘻哈哈了。”

她为此纠结了好几年。

有人问:为什么会喜欢谢娜?

有人答:因为我们的生活过于严肃了。有时候只希望不动脑子地笑一笑。




又有人问:为什么不喜欢谢娜呢?

回答是:她只会让人不懂脑子笑。

喜欢她的人和不喜欢她的人,都出于同一个理由。

谢娜自己也很清楚。

“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好多人说,不快乐啊,嗨什么嗨啊。生活这么艰苦,谁要看你在这嗨呀。”

实际上,她为这个问题困惑了好几年,也尝试过改变。

她试过离开《快乐大本营》的舞台 3 个月,试过去美国游学充电,试过改变主持风格。

现在,38岁的谢娜,又对我提出了她的困惑:”为什么当了妈,就不能再嘻嘻哈哈了?

点击这里,你可以先看视频。



很多人对谢娜的印象就是:负责带气氛、输出笑点

而且放得开,非常用力。

刚上《快本》时,她被安排在台下,想到有意思的点才能上去表演。导演说:

“你上去了没意思也会剪掉。”

谢娜随时准备着,有了点,不管有趣没趣,都会冲上台。那会儿何老师经常说:

“好,谢娜先下去坐着啊。”

那会儿,她这种吵吵闹闹的风格不多见。

但也渐渐被接受了。

2006 年,是谢娜在大本营火起来的一年。

有一次她在节目里“被拖出去”。
当时有个观众给她写信:

“你被拖出去的那一刻,我正在现场看节目。

我被震撼了,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主持人,那么活泼,那么能让我们开心。”

她活跃现场的氛围,不是诙谐幽默式的,而是大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她比别的主持人、女明星都豁得出去。

《偶像来了》有一期,女神们坐在摆满鲜花的餐桌旁吃饭,谢娜突然提出要模仿各位女神。

张含韵的“减肥”——
宁静的“暴躁”——
看谢娜的模仿秀,何炅眼泪都笑出来了——
古力娜扎笑到救命。
也是因为这样的风格,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同时质疑的声音也出现了。

2016 年,谢娜拿着腾讯视频颁发的“最佳女 MC 奖”,激动到掉了个耳环。

她说:“在我主持的路上一直都有两种声音。

一种是谢娜就知道嘻嘻哈哈,一种是快乐减压。”

一个直接的后果是,她好像没办法再以严肃的形象,出现在严肃的场合里了。

刚从事这一行,她就想做演员。

“2002 年刚到《快乐大本营》,那个时候我的志向,还想当巩俐那样的演员。”
2004 年,谢娜和陈坤合演一部电视剧《风雨西关》,她演的是一个压抑的角色。

有一场和陈坤的对手戏,候场时,谢娜刚在剧组讲完了一个笑话。到了正式拍摄,陈坤一见她就笑到肩膀发抖,停不下来。

请谢娜出去后,戏才能拍成。



谢娜习惯热场,这几乎是下意识的

视频拍摄时,我问她:“多少岁就不主持《快乐大本营》了?”

当时何老师在吃饭,吴昕、杜海涛在化妆,维嘉在休息。

谢娜拿着问题去问他们,原本安安静静的场子开始活了——
当时大家在录《快本》最后一场,谢娜边拍手,边鼓励大家:

“做今年最后一期快乐大本营啦。”

她是主持人,也是那个是催上场,活跃气氛的人。她怕周围的人不开心。

曾经有个公益活动,谢娜、胡歌、高圆圆去西藏登山。

高圆圆和谢娜住一个宿舍,又挨着睡袋。

大家都特别痛苦,头痛欲裂不能睡觉的时候,谢娜站起来给大家念小说。

而且没有灯,谢娜就在头上戴着矿工手电筒,从上海老译制片的声音模仿到卡通人物。

“我最受不了气氛不好。”

这是她从小就不喜欢的。

谢娜小时候知道家里条件不好。

“爸妈瞒着我想办法凑钱供我读书”。

她不喜欢这样,就去找院长,说想退学,不想再给家里添负担。

长大后,她下意识的回避那些压抑的生活气氛。

包括有时她自己难过。

“要上场之前,我还是得告诉自己说,诶,暂时忘掉这些。”

然后照样说出那句——

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


当然她也不总是输出笑点。

她尝试过做访谈类,脱口秀这样的节目,去输出自己的价值观。

有段时间,谢娜不愿意在《快本》里玩游戏了。

“觉得太幼稚,不想做。”

还去找节目组导演,说希望节目可以偏访谈一些。

她也想尝试,除了搞笑,除了活跃气氛,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参加了追寻自己家族历史的节目——

《客从何处来》。

主持了小孩选秀节目——

《神奇的孩子》。

完成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

《娜就这么说》。

到最后,大家记得最清楚的,依然是《快乐大本营》。

现在的谢娜,其实还是吵吵闹闹、蹦蹦跳跳的。

她尝试着劝自己:

“我想我这样挺好的。”
她也询问何炅的意见:

“他们问我要不要换一种风格……”

何炅说:

“那你这个样的谁来补呢?”
对于这些事,她越来越放松了。

可能跟她生活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2018 年,她的两个孩子出生,她的重心开始放在孩子上了。

怀孕时,《快本》的制片人说:

“你这样好了,我给你在台上放个椅子,那是你的宝座,孕座,全国人民都会理解你的”。

毕竟,离开快本去生子,谢娜也担心,“会不会有新人顶替掉我的位置?”

但最终,她离开快本,歇了整整一年。

“一切都是为宝宝。”

聊起孩子,她全是不舍。

“可以接受我会老,可是我不想接受我宝宝会老。”
我问谢娜:舞台上的欢笑背后是什么?

她想了想,说:

“人生的态度不一定要用一种严肃的方式告诉你。

也可以用一种快乐的方式告诉你。”
“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我只看快乐的东西,只接受快乐的东西。”

她也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不会长大。



谢娜 38 了,也许她找到了自己要输出的价值观,就是:

快乐。

只不过,现在的她除了“想让别人笑”这个使命,还多了另一个:

希望两个小孩,也一直是笑着的。

我们和腾讯视频共同出品了《女人30+》,这是首档女性年龄主题纪实节目。我们邀请、跟拍了张柏芝、陈乔恩、秦岚、马丽、吴谨言、谢娜等 6 位女明星生活、工作。女明星集体在镜头前直面年龄问题,这是第一次。

5 月 19 日起,腾讯视频会在每周日、周一中午 12 点播出节目。下面是我们和谢娜的所有对话,分上下两个视频。点击这里。就可以看。
晚祷时刻:

没有人的快乐是一种罪过。

可遇不可求的

是快乐

↓↓↓


    关注 新世相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