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习狗,为啥这么拼?

 

只要你愿意,就能看懂的精神分析
“哎呀!今晚有课!”

——心理学习狗为啥这么拼?
——————————
用互联网来学习知识,是这个时代的必然趋势。学习变得越来越容易,这是一件好事情,尤其是学习心理学。越多人懂点心理常识,至少不会虐待自己、别人和孩子。我的朋友圈,可以看到各种心理学培训信息。最近一年各种微课、网课盛行,走的也是人多价低的路线,更让学习心理学变得省时、容易、又便宜,一个课时学费在星巴克可能都买不到一杯咖啡,却能听到相当精彩的心理学内容。

好多伙伴感叹好课这么多,已经学不过来了。钱倒不是问题,因为都便宜得要死,关键是时间、时间、时间。有伙伴同时报几个网课,说这感觉像看到商品全线打折,已经顾不上是否用得上了,反正就买买买,很过瘾。

结果,搞得经常正在干别的事情,才猛然想起:哎呀,今晚有课!还有好玩儿的是,交钱后才发现跟之前已经报名的课时间撞上了。最让人同情的是,白天上班做家务带孩子,晚上再给自己来些鸡血,继续上课。

我也报过两个网课。做好晚饭,迅速吃完,坐在电脑前,接着,我就睡着了。不可思议的是,课程临近结束的时候,我就醒了。这样两三次后,就果断放弃了。反正学费便宜,少听几次或者干脆退出,也只有一点点装模作样的自责而已。

我自己分析了一下,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晚上一上课就“被睡着”。意识上我觉得报名的课程都很不错,是需要补充的理论知识,补上了这些知识,一定能为我的专业加分。但是潜意识很精明,它识别出这是超我的需求,直接启动了睡眠,做了个折衷的处理。

有些时间段,是人们默认为用来休息和放松的,或者说默认为是个人的时间和空间,比如晚上和周末。我曾经在周末和晚上都安排过咨询,但发现,在咨询时难以保持长时间的专注,还会觉得疲惫。通过几次觉察,我意识到,潜意识压根不愿意在个人时间和空间里去做其他的事情,走神、觉得时间过得漫长、疲惫都是对自己这样的安排的不情愿。后来把咨询调回到工作时间(公共空间)里,这些感觉不再有了。

面对各种网络课程,不管是听着就睡着了,还是忘记了,或者多数时候处于人在神不在的状态,可能是潜意识想要保护自己,不被超我过度压榨。学习任何事物,如果没有感觉到享受它,勤奋就是虐待自己。

2008年刚参加中德班初级组的时候,理论大课90%的时间我都睡了。那之前的两年是我学习心理学最勤奋最疯狂的阶段,有课必报,结果是上课必睡。我只是通过报名交钱向严苛的超我行贿,我并没有享受学习本身和过程,上课睡觉就是罢工了。那个时候,我参加各种培训,用“忙碌而勤奋”掩盖内在对自己不确定的焦虑。

到了2011年我参加中德班高级组,直到现在的督导组,我的学习状态发生了质的改变。每次集训,一天三个案例督导,两次理论研讨,每天6个多小时密集的浸泡,连续8天,因为长期坐着,身体逐渐开始疲惫,但是精神活跃、兴趣盎然、意犹未尽、回味无穷,专注力竟然可以连续保持三个小时,午休回来后,再继续保持三个小时。这就像修路,如果你琢磨着怎么行贿,行贿是为了偷工减料,那么你修的路必定是偷工减料过的。

本质又有效的学习是,我们能确定地感受到:我正在享受它,它让我愉悦。如果我们在参加各种课程的时候,没有这样一种体验,其实很难将别人讲的内容吸收转化成自己的。当学习变成了另一种浮躁,触发太激烈的焦虑,学习就可能变成了有毒的东西正在破坏我们。

静下来,听听自己这么拼命学是为了什么,也许会有一些令人难过的声音。那是小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遇到很多头一次,还没有摸索到要怎么控制和驾驭的时候,被大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简单容易的反应给堵住了。努力让自己走路不摔倒,是因为害怕再听到“看吧,我就知道你这样走会摔倒”的先知先明的声音。是不是我很努力做到你想让我成为的那个样子,你就不会再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了。

实际上,指手画脚的父母,把孩子看做是自己的一部分。孩子不得不接受,因为你在父母的位置,所以我无法有自己的主权,这种关系会让人愤怒。这种愤怒被有些人替换成感恩,感恩父母多年来一直垂帘听政,才让自己没有堕落下去,还能是个正常人。可是,我们听到的却是:“我生来就是坏小孩,多亏有我爹和娘”。“坏小孩”的形成,自然是来自父母对真实孩子的回应,返回到孩子那里,让孩子建立了这样的自我感知。说简单点,感受不到被爱的孩子,就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好的孩子。对父母的感恩,还不是因为要自我安慰,把剥夺和控制体验成关注和爱。

很多努力,都是恐惧不被认可、不被爱。努力很容易,感受到被认可和被爱却不容易。因为恐惧,让我们变得无法辨识自己的需要是什么,也很难安心从容地做自己想做的喜欢的事情。

如果说推动我们此时很努力地学习,是用现在的自己去争取过去的父母的关注和爱的一种重要方式,我们会知道,这必将不能被实现。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无法被改变,却可以被自己看见和理解。有人说乔布斯很成功,但是胰腺癌这个跟情绪密切相关的疾病却带走了他,他能够创造和控制苹果王国,却无法和自己身体达成和解。有人也说,乔布斯之所以成功,是他潜意识为改变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事实而做出的最大的努力的结果。

身体的细胞会说话。也许乔布斯很享受他的工作,但是他在工作上的每一次努力和每一次成就,都再一次压抑了想要说话的身体细胞。如果一个人无法意识到一些对自己来讲很重要的体验,身体就会补偿性地来帮忙,通常用生病的方式。你越想往前跑,一定有一个部分越会拖你的后腿。

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同样很努力,相比较而言,他的成长经历幸运很多,他的努力更纯粹。有些努力,是为了过去的自己。有些努力,只是为了现在的自己。

如果没有经过深度的自我探索,我们很难分清楚哪些努力是为了过去,哪些是为了现在。不过,也有一个很简单的参照方式:如果,我们现在对学习心理学的焦虑值很高,基本上可以判断为不是为了现在的自己。这些强烈的焦虑是在表达,此时努力的目的是在防御内心里的一些匮乏。如果我们不去了解匮乏的是什么,焦虑会一直处于报警鸣叫的状态。如果我们不去聆听,接下来,身体可能会来帮忙,比如,上课走神、睡觉、看书头疼。

我们除了可以静下来聆听自己的焦虑,还可以用一点行为的方式调节。比如给自己时间等待,等到能够享受当下的学习,再来。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已经被储存了上百年,它们不会一夜之间消失。那些能够传授给你知识的老师,不会突然离开不再回来,他们可能还要再讲十年、二十年,如果身体健康的话。你也不必担心,过了今天,白菜价明天就没有了,再便宜的白菜,买一吨回去,吃不下就是浪费。

最重要的是,你想要获得的知识,不同于父母的爱。知识一直都会在,而且会越来越丰盛。
【文:付丽娟】
一周的工作结束
小编并没有休息
因为不久前报名的自体连续课程开班了
第一次地面课
周末两天
结束后回到家六亲不认倒头就睡
睡一半醒来就看到这篇
“心理学习狗”
付老师,咱们友尽
Oh,No
我是说着玩的
一夜过去
小编还在
饭碗还在
哈哈
我们回到文章主题
学习这件事
小编自己的感觉是
焦虑妥妥有的
为了自我价值也好
为了讨人喜欢也好
为了在竞争中留存一席之地
为了找到可以成为伙伴的人
为了更多地了解以便更好地控制
为了合理地营造一个自己的空间
为了
为了
为了
我们不遗余力去做一件事
背后一定有故事
今天的互动话题就是
“心理学习狗,有故事的人”
你愿意说
我愿意听
我愿意听
你愿意说吗
这样坐上咨询师的椅子


    关注 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